數字報

程章燦“南京三書”解讀南京歷史文脈

2021-01-15 08:19:14|圖文來源:南京日報

程章燦“南京三書”解讀南京歷史文脈

舊燕歸來 傳奇依舊

  秦淮漁。《舊時燕》內頁  秦淮漁。《舊時燕》內頁



	燕磯曉.《舊時燕》內頁 燕磯曉.《舊時燕》內頁


“如果要評選最古雅、最有文學性情的城市,我願意投南京一票。”這是南京大學教授程章燦《舊時燕》當年初版時的一句無心之言;15年之後,南京入選世界“文學之都”,《舊時燕》則以“文學之都的傳奇”為副標題於近日再版,並和《山圍故國:舊聞新語讀南京》《潮打石城》一起構成程章燦的“南京三書”,在千年流傳的典故和文學歷史的訴説中,解讀南京歷史文脈,尋覓城市文化之根。

南京解讀 歷史煙雲中尋找文化鄉愁

舊時燕子、金陵王氣、虎踞龍蟠、舊時王謝、煙雨樓台、葉落半山……南京有諸多典故流傳,隨着時間的流逝,這些典故漸漸凝縮為這座城市的文化精魂。回頭望去,每一個典故都藴藏着傳奇的演繹、歷史的煙雲和文化的脈絡,孕育着城市的文學性情。與此同時,在綿延不絕的文脈傳承中,南京城又生生不息地滋養和激發一代又一代文人佳士的文學情懷。程章燦正是其中被滋養、被激發,又不斷滋養他人、激發他人的一位。 

程章燦現任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、南京大學古典文獻研究所所長。愛住南京為六朝,10多年前,他推出《舊時燕——一座城市的傳奇》。這是一部關於南京文史典故的隨筆集,通過南京歷史上的人和事,反映出作為六朝古都的南京,在歷史上曾經有過的輝煌,同時也反映出南京所具有的深厚文化底藴與城市魅力。 

程章燦表示,如果將一座城市比作一個人,南京就是一位鶴髮童顏、精神矍鑠的老人,曾經的繁華煙景、血雨腥風,凡夫俗子的聚散離合,英雄豪傑的事業勳名,所有這一切,在他眼裏,無非掠眼而過的煙雲,他曲折的身世中,隨便抽出一段,都有動人的故事,都呈現與眾不同的個性。“有性情,就有傳奇的一生,這樣的城市怎麼不令人喜愛?” 

另一方面,程章燦認為,飲水思源,生活於吾國吾土,不能不對鄉土文化有所關注,不能不對國史存有一份敬意,“這是最基本的人文情懷,也是最普通的文化鄉愁。”在他看來,歷史既是一條長河,也是一條遠道,從多維視野來看,古往今來,幾千年歷史中的古城、古人、古事,其實與我們共享一個空間。所以,這個世界比我們眼前喧囂的日常世界更廣大,更開闊,更深遠,更靜謐。“作為當代人,擁有這樣一種視野,胸懷會更開闊,心境會更安寧,多擁有一份人生閒情,可以更好領悟生命的真諦。”程章燦説。 

舊燕歸來 史料爬梳中彰顯魏晉風流

“從古代,到今天,有許多人與南京緣慳一面,可是,每當他們提起這座城市,心中就油然而生一種文學的情懷,平添一陣古典而浪漫的激動。”程章燦認為,這正是南京這座城市的性情與魅力所在。受其驅動,客居南京數十年的他已是“心癢難忍”,從而在南京大學開設了“文學南京”課程,講了一學期,隨後將講稿整理成一組文章,題為《城市傳奇》,發表於《古典文學知識》;再後來,這組文章以《舊時燕——一座城市的傳奇》為副標題被編輯成書,出版至今十多年來,成為眾多南京文化愛好者的摯愛。 

舊燕歸來,傳奇依舊。15年之後,南京已入選世界“文學之都”,《舊時燕》則於近日再版。據程章燦介紹,修訂《舊時燕》時,恰逢南京入選世界“文學之都”,於是將書的副標題改為“文學之都的傳奇”,並對其中的引文和文字進行了一番核對和潤飾。 

相比起初版,再版的《舊時燕》體例並無變化,依然是一位大學者俯下身子的做派,在小故事中見大文化、大歷史。程章燦從“金陵王氣”“虎踞龍盤”等視野宏大的主題談起,還介紹了南京地方信仰蔣神,其後各篇的主人公,有頂級門閥士族王謝,有著名文人李白、王安石、吳敬梓、袁枚等;至於莫愁、《點石齋畫報》、黃侃、王伯沆等,雖不是婦孺皆知,但在愛好文史的讀者看來,也是比較熟悉的。 

此外,《舊時燕》行文活潑,非常貼近當下年輕人的閲讀口味和習慣。儘管如此,程章燦表示他“沒有戲説”,其敍述背後有大量可信的史料支撐,即以正史為主,輔以名家詩文、筆記、小説,比如他經常引用的文獻就有《史記》《漢書》《後漢書》《三國志》《江表傳》《建康實錄》《晉書》《世説新語》等。 

師從南大著名教授程千帆的程章燦,在書中是各種掌故信手拈來。所以,有讀者評價道:得益於作者早年曆史系科班出身紮實的史學功底,加上其對魏晉六朝文學數十年的廣泛涉獵研究,更兼深得“魏晉風流”韻味、通脱而又華麗的文筆,《舊時燕》對南京的歷史文化時而作寫意水墨畫的飄逸點染,時而作油畫般濃墨重彩的塗抹,時而作水彩畫絢麗多姿的描繪,勾勒出南京歷史文化上最絢麗的風景,濃妝淡抹總相宜。 

傳奇依舊 通過文學和日常故事宣傳南京

2019年,南京入選世界“文學之都”,程章燦閲讀南京的三部隨筆集先後出版再版,成為南京位列世界“文學之都”的又一佐證。 

早在10多年前,程章燦就梳理出了其潛意識中的南京城市性情,從人居環境及文化氛圍,他視南京為“悦目賞心的城市,千年莫愁的家園”;從文化資本,南京“鍾阜巍峨,紫氣東來;石城雄峙,鳳凰西飛。”而“三山二水,綿延千年文脈;江北河西,變換舊貌新顏”則是把古典文脈和現代南京相結合。“江河行地,揚子湧動雄毅之氣;日月經天,鐘山閃耀博愛之光”不僅點出了南京的人文性情,還烘托了其雄健壯美的氣魄……

在程章燦看來,城市不僅是一種地理、空間的概念,更是一個文化的概念、時間的概念,而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個性、形象和韻味。 

得益於南京的綿延文脈和六朝煙水氣,程章燦選擇通過文學和日常生活故事來敍述南京這座城市,如此,則可以多一點感性,多一點故事性和趣味性。從《舊時燕》到《山圍故國:舊聞新語讀南京》,再到《潮打石城》,他對南京獨具個性解讀的“南京三書”,讓人心旌神搖,成為當下書寫南京、宣傳南京的一大範例。 

“只有細小的陳跡和舊事,沒有宏大,也不時尚。”這些訴説更增添了南京的魅力,為不同的人所津津樂道:如果你不是南京人,這些書可以成為你認識南京的最佳途徑;如果你是南京人,書中則到處都是你熟悉的角落和身影;如果你是身在南京的外鄉人,你會在書中找到最強烈的共鳴;如果你是身在外鄉的南京人,“南京三書”則可帶着你來一次紙上的回鄉旅行。 

程章燦説,其實,“南京三書”,最初是指用三種不同寫法寫成,《舊時燕》是一種,《山圍故國:舊聞新語讀南京》和《潮打石城》是一種,另外一種是用純粹學術論文的格式來寫,切入的視角同樣側重比較有意思的南京的人和事,“事實上,我已經積累了一些稿子,等這本書出來,就是我的‘南京四書’。” 

南報融媒體記者 王峯


作者:王峯 責任編輯:尹淑瓊